新闻与资讯

嘉兴私家侦探像沉睡许多年怪兽要复苏

2017-8-3 11:55:22

嘉兴私家侦探 他像沉睡了许多年的怪兽要复苏了。尖东不在香港,在小艺家楼下。那是家叫尖东的港式茶餐厅。凉志站在透明的玻璃房里切烧味。第一次遇见他,是某一天午后,我刚和男朋友分手,搬到朋友小艺的房子借住。他高,且瘦,靠在店门口的玻璃上,说:小姐,要帮忙吗?

我说:要啊,我险种挺多的,你想买哪一个?

你是卖保险的?他吓得往店里缩,唯恐避之不及。

可是那一天,我已经丢了男朋友,不能再丢了潜在客户。我追进店门说:先生,你是厨师吧?那可是高危人群啊。我保证,你只要买了保险,一旦出了事,我们都赔。切了手,切了脚,烧了肚皮

停,打住吧。凉志一脸怕怕地拦住我说,再说会儿,我就要挂了。

挂了也不怕哦,至少可以赔个几十万。要是在飞机上挂了,还翻20倍呢。

凉志被我的热情吓得不轻,躲在玻璃房里说:说这么半天都累了吧?我请你吃叉烧。

凉志切了份隔夜叉烧,配新鲜米饭,然后坐在一旁笑嘻嘻地看我鲸吞。笑吧。我没理他。那一年吃猪肉很贵,找工作很难。小艺一直没回来,打电话也不回。我从热闹夜市,一直坐到凌晨打烊。凉志推我的肩说:她是不是忘了啊?

不会吧。我的声音,没了底气。

我们要打烊了。要不,你到我那儿去凑合一晚上?

我很感激地望着他,说:其实如果我不去,你能买份保险吗?

凉志要口吐白沫了。

联系到小艺,已经是第二天。她说她在中山。很显然是句假话。但我不能拆穿。凉志一直坐在我身后沙发上说:你不会打算在这里长住吧?

凉志的小公寓,小到只有一个房间。我睡在他的床上,他只好缩进沙发。我说:你有没有看过高木直子的《一个人住第5年》?

凉志一头雾水地看着我说:高木的侄子?我不认识。

我闷头在巨大的背包里翻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那本陪伴我N年的漫画。是的,我爱高木直子。尤其这本讲述一个年轻的、单身女子的故事。她让我知道,在穿越不算宽阔的日本海之后,有一个和我一样在孤独里找热闹,在寂寞里找有趣的女人。我们有着共同的特质,穷,且能折腾。不过,让一个从小看天马流星拳,随时等待命令变形的男人看懂这个,还需时日。

凉志捧着漫画说;哇,小人书啊,好多年不看了。

他热情地捧着书看起来,我在心里长吁了口气。终于成功转移话题了,我必须在凉志领悟高木小姐之前我新住处。

告别凉皇后

其实,我的麻烦还远不止这些,比如我终日不振的业绩曲线,就像我的身材一样平坦如机场。培训主管一见到我就对我翻白眼,说:快在我眼前消失,你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败笔。于是,我很不礼貌地对她冒出了粗口。

凉志听到我这段经历,边给我做着鸳鸯奶茶,边慢悠悠地说:你呀,做新丁还是要厚道一些。我做学徒的时候,一天要被师傅骂一百遍。

其实,我们真不是一类人,他老实、大度、呆。而我是不安分且斤斤计较的猫。如果没有小艺和前男友的恩断义绝,也许我们永远没有交集的那一天。

凉志在第五天的清晨,把漫画还给了我。阳光大片地铺在桌上,把油条照得透亮。他说:你自己一个人住,会不会和她一样?要不你再多住一阵,免得成了精神病。

我呵呵地笑着说:不用了,我已经找到房子了。

这样啊。凉志不无遗憾,那我就买你一份保险,当庆祝吧。

我发现,凉志真是个宅心仁厚的男人,很容易与人生出良善的感情。我绕过桌子,用力抱了抱他,像抱住一堆巨大的骨头棒子。我说:谢谢,你真是我的贵人。

他却立马抗议说:不,我不做贵人,我要做皇后。

一个人住

从凉志家搬走的那天,他帮我叫了辆车,把我的大包小裹的行李,统统搬进后备箱。我坐在车里忙着给司机讲解,我那个身处郊区的新窝。站在外面的凉志,突然敲了敲车窗,塞进来一大包他招牌的秘制烧味。

凉志说:记住,别忘了放在冰箱里冻着。

我望着他,有一瞬的呆愣。车子就在这一刻启动了,他的身影飞快地退出了车窗。我突然有股冲动,想跳下车去狠狠地抱抱他。可是车子转了弯,心里的那股劲头也跟着就淡了。毕竟,我们也只是萍水相逢,都有各自不同的圈子。他开他小富即安的店,我做我大富大贵的梦。

子曰,良禽择木而栖。我两年如一日地择木终于风光地做了城内知名的摄影师皮廉的助手。这是份看起来很牛的职业,至少每天可以穿着赞助的名牌,假扮潮人打杂。

皮廉这几天发现了一个新店,想做下一季硬照的背景。我拿了地址去和店主联系。那是在新乐路上的一家小店,叫一个人住茶餐厅。很意外,我遇见凉志。他还是老样子,只是已经收了学徒。他不用站在玻璃房里切烧味,而是坐在柜台后面数钞票。他不停地问,真的是你吗?

我说:你的新店不错哦。

凉志说:你知道不?没有你,就没有这个店。

32层的无敌海景房

这一天,皮廉带领模特在茶餐厅里拗造型。凉志和我靠着保姆车晒太阳。凉志说起小店的来历,全因为我当年那本《一个人住第5年》给了他灵感,所有食物都是一人份,他说,店里的生意越兴隆,就说明这个城市越孤独。即便大家挤在一起。内心也容不下异己,始终一个人生活。

我特别惊讶地望着他,想不到几年不见,竟变得这样深刻。凉志却不好意思地挡住脸说:别这么看我,我把高木直子一个人的系列都读了,文艺一下不行吗?

那天片子拍得很顺,提前收工,凉志留我吃饭。他亲自下厨,为我选了份上好叉烧。站在玻璃房里边切边说:那时候我给你拿的那包烧味,你吃了多久啊?

我笑,还说呢,我倒是一直记得放冰箱,可是下车的时候,光顾着搬行李。把它落车上了。

凉志听了,一个人哈哈地笑了,巨大的声波,震得玻璃哗哗作响。

那一段时光,我觉得自己在和凉志恋爱了。有过贫贱的前情,我们似乎爱得顺理成章。

当然,指望凉志有些浪漫举动,可能性不大。最多看一场电影,无论多风花雪月,他都能看得睡过去。可是,我真的有点喜欢他在我身旁的感觉。我握着他精瘦的手,心里就会飘飘荡荡。那一天。我们去一个还算豪华的小区,有一块很奢侈的绿地,人工水池边铺了细沙,据说从32楼向下看,可以冒充无敌海景房。

凉志坐在车子里说:你喜欢这儿吗?

你买,问我喜欢干什么?

当年我没地方让你住。现在想起来都后悔呢。

我觉得,有什么东西在空气里发酵了,好像沉睡了许多年的怪兽要复苏的迹象。皮廉在这个时候,打来电话。他说:你在哪儿呢?马上回公司,有事和你商量。
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jxsijiazt.cc/jxdhxw/942.html

上一篇:嘉兴私家侦探他在婆婆面前总会维护我

下一篇:嘉兴私家侦探我才知道他其实喜欢秘书

嘉兴东辉侦探公司_嘉兴私家调查_嘉兴外遇调查_嘉兴婚姻调查网
—— 友情链接 ——
TOP